木鱼哥 > 言情小说 > 山山传奇:坎坷认爱 > 第四十章“黑窑”
    千山山出了客栈来到街上,白天大街上还算热闹,有许多店铺都开着门,街两边也有许多摆摊子卖东西的,也能看到不少买东西的人。她四处望了望,看到一个卖包子的摊子,一个老太太买了一个包子,付了两文钱。

    千山山走过去对卖包子的说道:“给我来十个包子。”

    摊主包好了十个包子对千山山说道:“五百文。”

    千山山吃惊地问了一遍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那人不耐烦地答道:“五百文!”

    千山山惊讶地问道:“不是两文钱一个,十个也就是二十文。”

    那人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卖给你就五百文,买不买,不买走开!”

    千山山生气地答道:“那我不买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气哼哼地把包子放回去,说道:“不买,赶紧走!”

    千山山离开包子摊往前走,看到一间店铺门面非常华丽雅致,一看匾额上写着“正宗珍珠糕”j个字,想起沐天白曾经给她买过珍珠糕,而且她还很喜欢吃,不由得好奇地走了进去。里面地方不大,却布置的挺别致,看柜台上摆着j盘珍珠糕,跟沐天白买给自己的一模一样。于是向伙计问道:“你这珍珠糕怎么卖?”

    那伙计微笑着答道:“一两银子一个。”
    千山山瞪大了眼睛,心想自己没听错吧,又问了一遍说道:“一两银子一个?”

    那伙计微笑着点点头,千山山马上走了出来,心想不知道沐天白是不是在这里买的,不知道他是不是花了一两银子一个买的。想起沐天白,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内心里有点怨他那天就那样丢下自己离去。心想,她失踪了这么久,沐天白就不着急吗?当有人自称是千山山时,他为何一脸冷漠,都没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直接走掉了。

    千山山百思不得其解,不知不觉走到了那天问路的饭馆,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,那天那个伙计看到千山山冷淡地问道:“吃饭吗?”

    千山山木然地答道:“吃!”

    那伙计马上转变t度,大声招呼道:“里边请!请问姑娘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千山山心想还是先问好价钱再说,于是向那个伙计问道:“你们这儿最便宜的是什么?多少钱?”

    那伙计说道:“最便宜的y春面,六百文一碗。”

    千山山听完,一句话未说,转身走了出来,心想这什么破地方,宰客宰得也太夸张了吧,一碗面要六百文,明显欺负外地人。

    正想着,忽然看见破屋子里的那姐弟俩正在一处店铺门口死乞白赖地讨吃的,被人家推了出来,跌倒在地上。千山山赶紧过去,扶起他俩,一脸同情地问道:“你们两个每天要出来讨吃的吗?你们的父母呢?”

    道:“我们的父母是逃难来到这里的,后来被仇家找到,把我们的父母都杀了,我和弟弟躲在柴c堆里才活了下来,我们两个现在无依无靠只能乞讨为生。”

    千山山看这两个小孩如此可怜,悄悄地把他俩领到一旁,掏出一两银子对道:“你去给我买二十个包子,剩下的钱就都给你们俩了。”

    小nv孩眼睛放光,高高兴兴地接过银子立刻就走了。不一会儿,拿着包子回来,千山山自己留了十个,另外十个给了小nv孩,姐弟俩接过包子,马上开始狼吞虎咽吃起来。千山山问小nv孩:“你买的包子多少钱一个?”

    :“两文钱一个。”

    千山山接着问道:“那你知道那个饭馆的y春面多少钱一碗吗?”

    道:“十五文一碗。”

    千山山又问道:“那家的正宗珍珠糕多少钱一个?”

    道:“好像非常的贵,差不多得将近一两银子一个,本地人j乎没人买,都是外地人来买。”

    千山山吃了一惊,没想到那珍珠糕还真是那么贵。这个地方叫什么黑石窑,应该叫“黑窑”才对,到处是黑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