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鱼哥 > 玄幻小说 > 息桐 > 第100章:自取其辱
    聪明的人一般不会生气,因为他们知道和傻子生气,气到的永远是自己。

    景瑟是聪明人,她会生气也是因为韩管事并不是什么外人。

    她方才唤了韩管事,伯伯。

    韩文昌虽然嘴硬,可心里始终是有愧疚的。

    他的却不想管宅子里的破事,也不想帮小姚氏和景姚氏,若不是碍于杜管事啊哀求,他前几日绝对不会多言。

    景瑟不知道韩文昌在想什么,而是继续说,“王春是郑妈妈的远房表亲,可却和郑妈妈关系一般。王春和陈管事来往密切,所以庄子上的事情,西院老夫人大多都知道,也是因为王春在传话。”

    “若韩管事的记性不错的话,也应该记得在多年前,祖母和祖父曾大闹过一场,是因为父亲的事情。后来,祖母私下曾派王春给祖父送东西,可惜中途发生了一些事情,这东西祖父没有收到!”

    韩文昌被景瑟这么一提,立即想起了多年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不知道小姚氏低了头,还送了东西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,于谁有利呢?”景瑟说,“无非是西院老夫人吧!”

    “王春明明做错了事,可后来日子过的却比以前更好,可见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和西院老夫人便有来往了。”
    “可韩管事想想这件事情,不觉得还是有那么一点怪异吗?西院老夫人怎么会知道王春要替祖母送东西,要知道西院老夫人的性子,并不谨慎。”

    大姚氏在景家霸权多年,并不是因为大姚氏有多么的聪明,而是因为小姚氏的忍让、景姚氏的退避、还有韩管事的不闻不问。大姚氏本就是个骄纵的性子,生气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,和心细两个字压根不沾边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大姚氏的性子,所以韩文昌根本没把大姚氏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一个没什么心计的老人,他才懒得打理。

    况且内宅的事情,他也不想插手太多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韩文昌怔了怔,“有人在暗中插手?”

    景瑟没有点头也没摇头,“借刀杀人而已!”

    韩文昌明白了景瑟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多年之前,景家内宅便出了内鬼,还挑拨了小姚氏和景铁铭的感情,导致小姚氏对景铁铭没了太大的期望,而景铁铭和小姚氏虽没有离心,可夫妻之间却不似从前。

    表面上得益的人是大姚氏,可实际上却还有其他的图谋。

    这个人帮了王春,让王春搭上了西院老夫人的这边,那么王春肯定也会感激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是表小姐?”韩文昌也被自己的想法吓的目瞪口呆,“可那时的表小姐还是个孩子啊!”

    一个孩子便能如此有心计?

    换谁也得被吓出一身毛病来。

    韩文昌想起自己的养女,年纪和景瑟相仿,整日还傻乎乎的就知道吃东西练武,别说心计了,就是别人拐弯抹角的骂她几句,她怕是也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若她没半点谋略,又怎么能过上现在的生活。”杜柴在一侧笑了起来,“我起初陪四小姐回来的时候,还差点被她哄骗了!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打听了之后才知道,表小姐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