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鱼哥 > 都市小说 > 都市剑说 > 第719节-命犯煤气瓶
    “果然后生可畏!”

    青木森望脸色涨红,短暂的交手让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,但是并没有讨到多少便宜。

    从太刀上反震回来的力量极大,要不是自己双手握剑,方才恐怕会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那样的话,恐怕就要糟糕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!前辈也是老当益壮,晚辈差点儿就输了呢。”

    东京剑豪水野亮和同样客气着,他的气息也有些紊乱,但是凭借着比对方年轻,恢复力更强,很快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新阴流源自剑圣上泉信纲,其中最有名的是柳生新阴流,融合了鹿岛新当流与户田一刀流,成为了新阴流中最主要的一个分支。

    水野亮和修行的剑术便是柳生新阴流,上溯其源,可以追到剑圣上泉信纲,被人称为最接近剑圣的剑豪,自然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毕竟在拥有完整传承体系的新阴流里面,接近剑圣的剑豪并不少见,譬如柳生三天狗便是其中的代表,一门三剑豪,这是相当惊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那么再让老夫领教新阴流的高招!”

    青木森望深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揉身而上。
    东瀛武士之间的决斗颇像现代空战,高攻低防,不断接近又迅速分开,在快速运动中完成绝杀一击。

    人影分合交错,武士刀寒光凛冽四射,刺的场外众人不得不微微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爷爷加油!干掉那个自称为是剑圣的家伙,把他砍八块!”

    场外的青木大成挥舞着太刀嗷嗷直叫的助威。

    他觉得只要干掉那个被称为最接近剑圣的东京剑豪,爷爷就可以向天皇申请剑圣封号,成为现代的唯一剑圣。

    能够打败被称为最接近剑圣的剑客,不是剑圣还是什么?

    一想到爷爷如果成为剑圣,那么自己就是剑圣的孙子,嘿嘿,光是想想就带感的很。

    场上剑光连闪,有人发出闷哼。

    还在与对手周旋,寻机发动全力一击的青木森望踉跄着往后倒退数步,以剑撑地,这才勉强站稳,胸前的剑袍出现了一条尺许长的切痕,迅速被液体浸透并且湿意迅速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背对着他的东京剑豪水野亮和单手握着武士刀斜指身后上方,一动未动,左手握着剑鞘,齐腰留着深深的剑痕,几乎要将整支鞘体切断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鸦雀无声,仅仅两三个回合,似乎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东条宗守狠狠一握拳头。

    亲自下场出战的青木家主遭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赢了这一局,只不过依然没有摆脱你赢一局,我赢一局的胶着状态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方都迫切需要连胜,最终彻底锁定这一次的生死斗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场外手舞足蹈个不停的青木大成整个人如遭雷击,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爷爷青木森望勉强站在那里,大口大口的喘息,脸色越来越白,血水甚至顺着裤脚滴到了地垫上,将灰白色的地垫再次沾染上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数次染血之后,哪怕清洁的再怎么彻底,地垫上已经不可避免的留下了淡淡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抱歉!十一郎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口气泄出,未能将“败了”二字说出,带着一脸遗憾的青木森望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他胸前的伤势并不止是被切断肋骨那么简单,甚至被刀气侵入肺腑,能够支撑到现在才倒下,已经是非常大不易。

    双方的刀具都极为锋利,吹发可断,落纸自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