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鱼哥 > 穿越小说 > 大宋的智慧 > 第九章信念
    男人家吃了亏唯一的选择就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,能说的就是自己曾经揍死了多少不长眼睛的,所以云峥对自己的遭遇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天下男人的选择都非常的相似,韩林的鼻子明明塌陷了,但是他告诉别人,是自己不小心撞到窗户上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云峥和寒林哀愁的坐在门槛上吃饭的时候,对视了一眼,就继续低头吃饭,一个不停地捋着自己的胃部,一个时不时的去触摸一下自己的鼻子,这样的默契保持到两人都吃完饭之后,寒林依旧忍不住问道:“昨晚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?”

    云峥放下饭碗,瞅着在院子里散步的葛秋烟说:“麻烦大了,昨晚高昙晟突袭了我们,猴子他们也被抓回来了,逼着我吃了极乐丹,还要求我把葛秋烟嫁给西夏的王子宁令哥,不过他也答应帮助我们完成西夏之行,你不知道,弥勒教在西夏也有教众 ” 。”

    寒林点点头,他清楚,如果不是云峥答应了人家极难办到的事情,自己和满院子的军士就不是昏倒,而是脑袋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寒林踌躇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云峥笑了起来,得意的对寒林说:“对这一趟西夏之行,我的信心更足了,我担心自己找不到合适的见面礼,没想到高昙晟肯牺牲掉葛秋烟,有了弥勒教的人,我们在西夏就算是有了耳目,不至于当瞎子,我们成功的可能性至少提高了两成!”

    寒林摇着头说:“我说的不是去西夏的目的。我问的是你肚子里的极乐丹!”

    云峥认真的看着寒林好一阵子才说:“有你这句话,你就能当我朋友,不要担心极乐丹,那东西虽然恶毒,但是药效不好,只有长期服用才有效果。

    罂粟而已么,不是就没见过,高昙晟的服食方法也有错误,想用那东西控制我就是一个笑话,我昨晚喝了一大桶水。将自己的胃彻底的清洗了一遍。只要今后不再服食那东西不让身体产生依赖,他能奈我何!”

    寒林悲苦的对云峥说:“你总能想到好办法让自己脱身,他拿走了我的腰牌,此事何解?”
    “就是你揣在怀里的那个银质的腰牌?上面写着密押九字的腰牌?”

    寒林点点头说:“那是朝廷颁布的。就像官员的官印一样。没了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。你们的腰牌都是一样的,你只需要拿银子再铸造一个就好,家里又不是没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官印!”

    “所以用官银铸造就万无一失了。这事交给我,很快就给你弄好,我能不能在铸造的时候多弄几块?免得你弄丢了,我还要再帮你!”

    寒林疲惫的把头靠在门框上无奈的说:“你和弥勒教的人其实都是一丘之貉,官府在你们眼里就是一个可以戏弄的对象,可以商榷的地方,甚至是一个可以凌辱的对象。

    皇天在上,天子之尊也没有放在你们的眼睛里,你口口声声说自己要在东华门唱名,可是你心里从来就对东华门后面的那座皇宫心存任何敬意,东华门唱名和你打算挣到十万贯钱是一样的,只是你的目标,而非你的理想。

    银牌的事情我会自己弄好的,高昙晟再厉害,我也有办法将银牌弄回来,我和你不一样,你的官印丢了你就算拿萝卜刻一个一样的用,我的银牌对我来说就是我的骄傲和尊严,不容人亵渎,五天,给我五天时间,如果我没有回来,你就启程去西夏吧!”

    瞅着寒林慢慢的走出皇泽寺踏上了山间小径,云峥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,大宋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游戏世界,是虚拟的,不像寒林他们活生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五百多人生活在皇泽寺里,给这座几乎废弃的寺庙又带来一些人气,前天大家都莫名其妙的昏睡这件事情谁都没有说,但是从梁楫到底下的兄弟,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要看看葛秋烟非常自由的到处漫步就知道,那天晚上的事情和弥勒教有关。

    将主不知道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,才保住大家的脑袋,梁楫他们不知道,他们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将主付出的代价一定非常的大,只有代价足够大,才能保住五百颗脑袋。

    队伍里的欢声笑语没了,大家都在沉默的干着自己的事情,操演练武这种事情,一天都没有放松过,只有大家足够强大,才能让弥勒教不敢再向将主讨债。

  &n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