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鱼哥 > 穿越小说 > 大宋的智慧 > 第五十六章夜袭
    陈树现在对于城池的攻守有一种极为特殊的感觉,这可能和他在兰州城有过一次特殊的经历有关。

    虽然兰州不过是一座破烂的不能再破烂的城池,但是那座城池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甚至比他参加过的所有战斗都要深刻,即便是青塘那个血肉战场如今都只成了他炫耀的战绩,而兰州城一战他只会放在心里,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骇胡儿在兰州城下玉碎了,兰州城也彻底的成了废墟,那一对狡猾的夫妇也彻底的从兰州消失了,或许真的像他们所说的,他们正在南方的某一座城市里过着富足的生活。

    将主问起来的时候他只是诉说了在兰州的战事,没有说那对夫妇的事情,很奇怪,将主好像也没有问起,至于自己的兄弟,陈树是非常放心的,瞒上不瞒下,这是兄弟们活命的基础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想脱下铠甲,跟着老谭他们去登州,然后就可以跟着商队或者海盗船去海上见见世面,听那些已经上过船的兄弟们说,那种感觉不错,至少没有军法这种东西作为约束,也不用面对极度凶恶的敌人。

    至于海上的那些海盗能厉害到那里去?老谭他们在海上飘了一年都没有一个折损的。

    住在冰屋子里的感觉不错,尤其是当陈树把自己的行李搬进一个巨大的水缸里的时候,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了,虽然身子展不开,但是胜在安全。

    水缸是从辎重队里搬来的,这里面原先装的是火药,火药用光了之后就被火头军拿来装水了,至于现在,这个水缸被埋进地里面,被当做监视地面用的警讯器械来使用,只要水缸里传来古怪的声音,就说明敌人正在挖地道。

    为了不耽误事情,陈树把自己的行李丢进了水缸。躺在里面过夜,脑袋就靠在水缸的边上,这样不至于让自己漏掉任何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出的臭主意,把那些风干肉放在磨盘里磨成了肉粉。这东西和在炒面里面,干吃还不错,但是只要加入热水,那味道实在是不能形容,不论是味道还是颜色都和排泄物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所以陈树吃这种炒面的时候。绝对不会加水的,宁愿抻着脖子一点点的往下咽,也不愿意加水,实在吞不下去了,这才灌一口水把东西吃下去,至于炒面在肚子里变成什么都是应该的,与自己无关。
    吃完炒面的陈树,就继续躺在水缸里假寐,他之所以会喜欢并不宽敞的水缸,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喜欢埋在泥土中的水缸里传来的各种声音。从马蹄声到脚步声,他现在能够轻易地分辨出来,当然,最多的时候水缸里什么声音都没有,于是他就想制造一点声音出来,唱歌就是其中的一种,回音嗡嗡作响,非常的动听。

    累了,就继续睡觉,监听水缸这就是陈树目前的任务。一个小队总有一个倒霉蛋需要住进水缸里去。当然,陈树除外。

    今晚的月亮大极了,明晃晃的挂在头顶上,透过房顶并不明亮的冰层。月光照进冰屋子之后没有变成七种颜色,而是变成了如黄色的光晕,被篝火浸染之后,变得瑰丽多姿。

    老苟的鼾声如雷,张大牛在磨牙,至于是谁在放屁陈树不愿意去追究。反正什么怪声音都会有,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小小的冰屋子里,实在是不能太讲究了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面对一**月亮的时候,男人家总会多想些事情,甚至会想一下自己远在万里之外的老婆会不会和别人**。

    这纯粹是闲出来的毛病,有些人也会把这种类似的感觉叫做情怀。

    白天睡得太多,陈树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,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就拿脑袋不断地撞击水缸,发出梆梆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不过撞了三下,那种梆梆声却好像没完没了,一直在水缸里响起,陈树只不过楞了一下,然后就从水缸里窜出来大吼一声“敌袭!”

    然后就冲出了冰屋子,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敲响了挂在冰屋子边上的铜锣,“咣咣咣!”的铜锣声似乎能把人的魂魄从身体里震出来,无数的宋军从冰屋子里冲了出来,四处寻找来袭的敌